如何搞好冰雪运动?这只有550万人口的国家有话要说

  • 时间:
  • 浏览:355

  bet365

  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芬兰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国家,对它的印象鲜明同时又有些刻板——北欧、冰天雪地、圣诞老人的故乡,当然还有芬兰最知名的国际运动员、F1世界冠军基米·莱科宁。

  莱科宁是中国、乃至整个亚太最受欢迎的赛车手,与此同时,他亦是整个赛车界最出色的滑雪健将。

  其实,芬兰和中国的距离比想象得要近。从北京遥望芬兰首都赫尔辛基(Helsinki),两国间只隔着俄罗斯。2019年,平均每天有51趟航班从中国飞向芬兰,直飞只需7个半小时。

  也是从2019年开始,中国和芬兰的关系更近了一层:2017年,中芬领导人决定,从2019年1月开始启动中国芬兰冬季运动年,并在这一整年里共同举办冰雪运动赛事和训练,并开展教育、体育旅游、基础设施建设、能源解决方案等合作项目。

  芬兰文化教育部代表Kati M?lkki-Karttunen表示,芬兰国家不大,但多次举办过高规格国际冰雪赛事,具有丰富的硬件设施和赛事管理经验,可以借鉴运用于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的筹备和举办。

  芬兰算是欧洲大陆上最北面的国家,从波罗的海北岸绵延一千多公里直到北冰洋。这里长年有雪,甚至部分地区每年超过200天有积雪覆盖。气候环境意味着,早期的芬兰居民要滑雪外出进行打鱼捕猎,滑雪滑冰的技能甚至能在芬兰对外战争时派上用场。

  因此,芬兰人自然在冰雪运动上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虽然全国人口只有550万人,但在冬奥会中,芬兰已赢得了43块金牌、63块银牌和61块铜牌,总计167块奥运奖牌,此外,还拿下了351项冬季运动世界冠军。

  与此同时,芬兰曾举办过52次冬季运动世界锦标赛,抢票和排队入场是芬兰冰雪赛事常见的场景。

  2019年4月12日开幕的国际滑联世界队列滑冰锦标赛上,芬兰队列滑冰联盟主席Laura Raitio在开幕致辞中说:“你们(芬兰人)所有的假期和支出都贡献给了冬季运动,为此我得谢谢大家。”回应她的,是全场观众的会心大笑。

  芬兰最大公共广播公司Yle进行的收视统计显示,芬兰人最关注运动项目是冰球,冬季越野、冬季两项、跳台滑雪和北欧两项等冬季运动都名列前十。

  因此,和全球体育媒体版权主流导向不同,在芬兰体育的转播中,赛事版权最贵的是冰雪运动。Yle的体育频道总监Panu Pokkinen介绍,一项五年周期的冬季运动赛事版权的价格能达到上千万欧元。

  芬兰人观赛热情高,参与热情更高。 从小学开始,芬兰的学校就必须开设冰雪运动类的课程。

  芬兰奥组委代表Nelli Kuokka介绍道:“目前,芬兰全国有10000多家运动俱乐部,120万人在这些俱乐部注册并练习各项体育运动,芬兰60-70%的青少年都是俱乐部会员;75个滑雪中心遍布全国、40国家公园对公众开放,北方的拉普兰地区100%承诺随时有雪。”

  在这个北欧国家,可能找不到一个不会滑雪或滑冰的人。

  芬兰有着庞大的冰雪运动需求,而政府机构、私立组织,都必须重视供给的数量和质量。

  Kati M?lkki-Karttunen介绍,虽然芬兰长年建设专业的冰雪赛事场馆,但如果该场馆想要从文化教育部获得支持资金,就需要配备供公众使用的空间和设施。

  在赫尔辛基东北部106公里的拉赫蒂,其体育中心就是该类性质的冰雪运动基地。

  4月,芬兰南部的地区雪季已经趋于尾声。但这里从森林蔓延到维西耶尔维湖(Vesij?rvi) 的雪场里,依然诸多自带装备前来滑雪的市民。

  这片雪场所在的体育中心,对业余爱好者开放,每年也会承办多场高规格的冰雪运动赛事。这里有能容纳6000名观众的专业冰球场,包括三个滑雪跳台、可容纳3.5万观众的跳台滑雪场,连接着滑雪跳台的游泳池,以及室外多功能足球场、长达235公里的雪道等。而这些场馆和设施都是由拉赫蒂市政府主持建造。

  据拉赫蒂体育中心总监Mikko Saarinen介绍,这里举办过7届北欧冬季世界锦标赛,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总面积154.5平方公里的小城,涌进了60个国家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1500多名媒体代表和22万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

  为此,只有12万人口的拉赫蒂投入了6000多名官方工作人员,还召集了3000多名志愿者。为了解决观众们的住宿问题,拉赫蒂体育中心特意开设了一个网上服务平台,当地市民提供自己的住处给观众分享。而这座城市的最大观众承受量可以达到35万。

  冬季运动良好的民众基础和赛事举办传统,也刺激了当地冰雪相关产业的发展。2017年的北欧冬季世界锦标赛,为当地政府带来了4000万欧元的收入。当地的冰雪运动器械和装备品牌,以Ice Peak、Start和Peltonen为代表,已经发展成为国际品牌。

  当然,在雪季结束后,拉赫蒂的场地也不会空闲。夏秋季节,这里曾多次举办铁人三项、足球赛、露天音乐会等活动。场地冬夏两种不同功用的策略,也为场馆运营方带来了更多的收入。

  2019年,拉赫蒂正式和中国张家口结为姐妹城市,这里的办赛经验将有益于张家口的2022年冬奥会承办工作。

  距离拉赫蒂车程20分钟的地方,一座名为维耶鲁梅基(Vierumaki)的训练中心,为芬兰、乃至全世界培养着冰雪产业人才。

  成立于1927年的维耶鲁梅基,是全国6个奥林匹克训练中心之一。每年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和教练员在这里进行体验、训练,中国的冰球俱乐部昆仑鸿星就曾来此集训。

  4月的维耶鲁梅基还被积雪覆盖着,室外的滑冰场、冰球场和高尔夫球场暂时关闭,而在多座室内场馆里,热火朝天,欧洲的多支国家青年冰球队正在多功能体育馆、冰球场上集训。

  当然,除了短期来训练的运动员,这里大部分的常住人口还是维耶鲁梅基的学生——这里就像一个专门为体育产业输送人才的职业技能学校,包括芬兰体育学院和教授应用科学的HAAGA-HELIA大学,覆盖了从中学到硕士的教育阶段,专业涉及体育管理、商务管理、教练培训等专项。

  普通学生、职业运动员,包括在职工作人员,都可以前来学习。从HAAGA-HELIA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的学生,则可以直接申请综合性大学继续攻读博士。

  芬兰体育学院的本科体育教学项目协调员Frauke Kubischta介绍,学院内固定学生人数约为600人,每人都能从负责导师处获得一套定制化的学习方案——导师会根据学生的专业能力、知识结构和训练时间,安排课程内容和上课时间,并全程跟踪学习进程。

  在芬兰全国,有19所像维耶鲁梅基这样的体育学院 。

  此外,在维耶鲁梅基基地内,还有乡村俱乐部、供游客体验的各种冰雪运动设施,据基地训练中心总监Ismo H?m?l?inen介绍,维耶鲁梅基每年迎来40万人游览参观,20万人在此地住宿,一年的经营流水能够达到4000万欧元。

  拉赫蒂和维耶鲁梅基都在中芬冬季运动年中承担着重要的职责。

  2019年4月,拉赫蒂体育中心的教练正在崇礼的万隆滑雪场带着中国的运动员训练。维耶鲁梅基则接待过数次中国冰球队、冰雪运动俱乐部的到访,在此训练和比赛。

  借助2019中芬冬季运动年,每个月都会有数个中芬两国共同参与的冬季运动赛事,以及体育竞技、赛事管理运营、体育旅游、运动医疗和教育培训等主题合作项目。

  目前,超过100名中国运动员正在芬兰的沃卡蒂(Vuokatti)奥林匹克训练中心训练。芬兰的基萨卡里奥(Kisakallio)训练中心,则已在上海开设了基地,接下来几年将在中国开设20家此类机构。

  今年,在芬兰举办的世界青少年冰壶锦标赛以及队列滑冰世界锦标赛上,中国代表队都曾出战,而来自中国的速度滑冰选手则参加了在库奥皮奥举办的芬兰冰上马拉松赛。

  芬兰人也频频来到中国。商贸署运动集群管理中心的Petri TulensaloI 不久前曾带着同事在中国先后到访中国的长春、南京和西安。他惊讶地发现,中芬冬季运动年的概念和活动已经比较深入地渗透到了地方层面,各地都在积极地与他所在的机构联系,希望能够实地考察和交流。

  芬兰只有550万人口,充足的需求和专业供给保证了芬兰冰雪运bet365官方动的全面开展。

  而在人口250倍于芬兰的中国,冰雪运动也正逐步铺开。随着2022年北京-张家口冬奥会的申办和筹备,冰雪运动开展和辐射的地理范围更加广泛了,北重南轻的局面正在得到缓解。

  芬兰的冰雪运动从业者都表示,虽然直接将芬兰的经验移植到中国并不现实,但双方从2019年开始的高频互动交流中,或许能摸索出适合中国的本土化冰雪运动发展方案。

  性格内敛沉稳的芬兰人有着和中国一样的谦虚。在维耶鲁梅基分管冰球项目的Frauke Kubischta谈起芬兰在冰雪运动上的表现时说:“想想我们只有550万人,但冰雪运动的成绩还不错,所以我们肯定做对了一些事。”

  现在,中芬两国正带着这些经验携手前行,期待着推动冰雪运动的发展,实现中国“3亿人上冰雪”的目标。


bet365官方 bet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