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球国手月薪最低2000元 待遇差因成绩拖累

  • 时间:
  • 浏览:44

  若是评选中国水军最美的姑娘,水球队的马欢欢肯定算一个,只是,有多少读者听说过她?和跳水队、游泳队的漂亮女孩们相比,马欢欢无论是出镜率还是知名度,都太低太低了。这就是水球,崇尚身体对抗的“水下小人、水上君子”的运动,在欧美非常盛行的运动,但在中国,男女水球队都只有各100来人的专业梯队,男队国手的最低月薪只有2000元!

  男队:“落寞?成绩不好没办法!”

  上海老将葛伟青34岁了,仍旧是中国水球男队的主力门将。

  当记者小心翼翼地问他:“中国男子水球队可能是受到关注最少的队伍,有没有感受到一点落寞?”葛伟青眨了眨眼,坦然地说:“落寞?很正常,成绩不好没办法,要想不落寞,就得自己成绩好。”虽然打出了血性,但男队还是难逃小组赛三战全败的命运。

  主帅蔡添雄戏称男子水球队是“四无”产品:“没有市场,没有赞助,没有政策,没有转播。”30年前,当蔡添雄当运动员时,全国能拉出来打专业比赛的至少12支队伍。而现在,全国只有上海、广东、湖南和广西这4个省市还在搞男子水球,蔡添雄的选材范围,只有可怜的100多人,就算是拿到亚运会冠军,中国男子水球的窘境也没法改变。

  谈到收入,葛伟青毫不避讳:“上海的队员每个月有五六千,可以养活自己,广西和湖南的一些国家队队员,每个月只有两三千。女队成绩好,收入比我们好些。”

  至于退役后的发展,葛伟青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女队有学校和她们挂钩,比如成都体育学院、天津商学院,我们男队成绩不好,我们只能自己去联系学校自己考。”

  纵观世界男子水球,欧美的一流强队大都有职业联赛,欧洲二流强队是半职业的,现在中国队也有队员去希腊打过联赛,葛伟青透露:“水球在欧美很受欢迎,因为这项运动对抗性强。现在中国队在世界上露面多了,实力也得到了认可,有越来越多的队伍邀请我们去打国外联赛,游泳中心也在尽量把队员送出去,这样待遇会好些。”

  女队:“受重视了,压力也大了!”

  上周六晚,中国水球女队15比6战胜西班牙队,晋级世游赛八强,马欢欢独进5球,赛后,笑盈盈的马欢欢站在记者面前,她的脖子上和肩膀上有好几处扎眼的指甲印和血道子,她告诉记者:“这都是对手抓的,有的时候泳衣也会坏。”

  每天训练6到7个小时,被誉为“魔鬼教练”的西班牙教头胡安“严师出高徒”,马欢欢说:“胡安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改变,把我们从一个婴儿变成了一个青年,不过还不算成熟,比赛还有起伏。他主要是改变了我们的理念,技术也抓得比较严,非常非常严!”

  业内评价说,伦敦奥运会上,中国奥运军团的球类集体项目中成绩最好的可能就是女子水球队,这也让姑娘们背负上了沉重的压力,马欢欢透露:“中国女孩子从身体条件上不会像男子和世界的差距那么大,我们的上升空间比男子大了很多。2008年奥运会前,我们开始一点一点受领导关注,2008年后关注度越来越高,压力越来越大。”

  虽然成了奥运重点项目,女子水球底子薄的境遇还是没有改变。马欢欢告诉记者,现在只有四川、天津、广西、上海、安徽这5个省市在搞女子水球,专业队员只有100多人,国家队还没有赞助商,“我们可以去体院读书,只要有成绩,体院都会收的。队员也去过希腊、意大利打球,那边虽然比国内赚得多,但物价挺贵的,到头来也多赚不了多少钱。”

  对照

  澳洲猛男水球收入为零

  惜败给塞尔维亚队,澳大利亚男子水球队的每个队员情绪都很低落。当记者叫住19岁的埃伦,他的声音是那么沉闷。问他“水球在澳大利亚流行吗”,埃伦实话实说:“不流行,我们都不是职业球员,是业余的。我还在读大学,我的队友很多都有工作,有的是商人,有的坐办公室,有的当健身教练。我们每天早晨一起练两三个小时,晚上练2个小时,其他时间都要上班或者上课,看看塞尔维亚队,他们一天到晚都在训练。”

  当记者问他“为澳大利亚队打球的收入怎么样”,埃伦咧开嘴笑了:“是0!什么钱都没有!我们这次来世游赛是政府付钱的,但是我们没有收入。我们打球,只是出于单纯的热爱!”